十亿利润的特斯拉:卖碳赚3亿、炒币亏2300万,车主隐私究竟归谁w8i

原标题:十亿利润的特斯拉:卖碳赚3亿、炒币亏2300万,车主隐私究竟归谁

文/福老二

编辑/大风

一边挨骂,一边赚钱。可以说是今年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对特斯拉最好的概括。

特斯拉第二季度财报数据非常好看,本季度营收达119.6亿美元,同比增长98%;调整后净利润达到16.16亿美元,同比增长258%,这是特斯拉首次净利润突破10亿美元“大关”。相比于第一季度的4.38亿美元净利润,第二季度足足涨了两倍有余。

特斯拉2021年Q2财报

就在发布财报的当天,特斯拉股价上涨2.21%,股价为657.62美元/股,总市值达到了6335亿美元。

净利润远远超出预期的背后,这得归功于三点:汽车产量、交付量和成本费用控制。财报显示,第二季度特斯拉共生产了20.6万辆电动汽车,交付量更是达到了20.1万辆,加上Q1的已完成年交付量目标的一半。其中,特斯拉Model 3/Y成为最受欢迎的车型,卖出19.94万辆。

特斯拉Q2交付量

与之前季度不同的是,这次支撑起盈利的主心骨是汽车及其他新能源产品业务,并不是向其他车企出售排放积分或从比特币市场买卖中获利。有人调侃道,特斯拉终于摆脱了“卖炭翁”的头衔。

而在中国这个全球人口最大的市场,“刹车失灵”事件发生后,特斯拉在中国区的销量受其影响,4月份的销量暴跌了67%,仅交付了11671辆。

但在特斯拉推出贷款活动以及价格下调后,其汽车销量在5月和6月出现了反弹。据乘联会最新数据显示,6月的Model 3销量为16515辆,同比增长10.4%,而另一款车型Model Y也以11623辆的销量紧随其后。边骂边买,中国消费者对特斯拉的态度还是不够坚定。

伴随着马斯克的特立独行,特斯拉在争议声中仍然被市场看好。

超级工厂,开足马力

目前全球正处于“芯片荒”的困境当中,新能源汽车对芯片需求只会更大。

马斯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虽然受到供应链和工厂升级的轻微影响,但上海超级工厂担起了产能重任,年产能已经超过45万辆,并完成了作为特斯拉主要车辆出口中心的转型,这也是保障特斯拉高产能的原因之一。

据了解,特斯拉已经开始接受Modle Y的预订单,而首批交付到欧洲的正是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的车型。现在的上海超级工厂,在特斯拉的定位中,已经成为了全球市场的重要供货点。

特斯拉Modle Y

除了上海,特斯拉也计划在德国柏林拟建第四座超级工厂。在最初的计划里,柏林工厂在本月就应该投产。但在审核流程上,一直没有通过。

在特斯拉的计划里,柏林工厂会被用于生产电池、动力系统和整车。Modle Y也是计划中的早期生产车型,预计周产量为10000台。而新的4680信号电池也本将在柏林超级工厂量产。

但是,由于地方上的审核一直没有通过,特斯拉在德国超级工厂的计划也不得不延期。

同样作为人口大国的印度,也曾被传出要开设特斯拉的超级工厂。但在马斯克最近的推特中表示:特斯拉将首先向印度进口汽车,以确定其进入该国能否取得成功。马斯克还表示,特斯拉在进口汽车方面能否取得的成功将直接决定该公司是否决定在印度建立超级工厂。

特斯拉也在印度这个人口超级大国做积极地“走动”。

有媒体报道,特斯拉正在向印度各部委致函,希望降低电动汽车的进口关税。当下对特斯拉来说,相当多的车辆都要缴纳100%的税。加上高昂的税额,这对原本当地市场的消费者来说,很难负担得起。

就目前来看,特斯拉美国内达华州、美国纽约、上海的三大超级工厂的确为特斯拉的当季的亮眼财报提供了重要的支持。但要下半年实现销量增长50%的目标,仍然需要分工更加合理、效率更加高的产业链布局。

多元外快:炒币、卖碳积分

在创始人马斯克高调的行事风格之下,特斯拉不仅仅是一家卖车公司,也是一家善用比特币“理财”的公司。

在今年第一季度中,特斯拉赚比特币的收入占了相当一部分的收入。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例如近期比特币的暴跌,让第二季度的比特币收入直接亏损2300万美元。如果不是车卖得好,马斯克或许又要被外界攻击。

特斯拉喜欢用比特币理财,与马斯克有着直接的关系。一向骚话连篇的马斯克酷爱为币圈发声。

两个月前,马斯克在推特上公开宣布“特斯拉叫停比特币”。话音落下,当时的比特币价格直接跳水17%。但实际上,今年年初马斯克不止一次地公开表示愿意支持比特币。不知道这样的骚操作之下,是不是为了拉低之后再买入。

除了比特币之外,马斯克也曾因为一句话让狗狗币的持有者们爆仓超过237亿元。他在一档访谈节目里亲口承认,狗狗币是一个骗局,这句话之后,也直接让当时大火的狗狗币下跌40%。

除了炒币之外,特斯拉还被外界戏称为“卖碳翁”。在节能减排政策的补贴下,碳积分也成了特斯拉重要的营收来源之一。

以特斯拉去年的财报为例,2020年特斯拉售卖碳积分的收入为15.8亿元。要知道,去年特斯拉的净利润只有7.21亿元,如果没有这部分卖碳的收入,特斯拉的盈利将为负数。

从今年半年度的财报上看,“卖碳积分”也是营收的重要来源。特斯拉第二季度的“卖碳”收入为3.54亿美元。

回看过去的7个季度,特斯拉均实现了盈利,而这部分的收入来源,为特斯拉的盈利提供了重要的保证。

以特斯拉的本土市场美国为例,汽车厂商需要销售足量的0排放汽车来平衡向市场出售的污染车辆的数量。同样,卖出一辆0排放的汽车,汽车厂商也会得到相应的积分,如果未达到一定积分,就会遭到罚款。售卖新能源车的为主的特斯拉则是美国当地的积分大户,根据当地的法规,积分也是可交易的。

过去两年特斯拉的“卖碳”收入为5.49亿美元和15.8亿美元。有机构称,李大霄今年特斯拉的“卖碳”收入可能会超过20亿元以上。

2020年工信部的数据显示,在117家国内外车企中,43家车企的积分为正,71家为负数,其余3家为0。因此,碳积分的市场还是相当可观的。而这背后购买这些碳积分的金主,正是大众这些传统车企。

炒币、卖碳,也成了特斯拉的两大副业。

两度“阴阳怪气”苹果

马斯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两度“阴阳怪气”苹果:

一是,外界误解特斯拉在原材料上用了大量的钴,并提到苹果在电池、手机以及笔记本中使用了接近100%的钴。大型科技公司从刚果等地获取的钴,往往与使用童工等侵犯人权问题相关,实际上是在嘲讽苹果涉嫌此类问题。

二是,在谈到向竞争对手开放充电网络话题上,马斯克直接抨击了苹果的“围墙花园”政策,暗讽苹果通过 App Store 严格控制着 iPhone 上可以安装哪些软件。

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

此外,会议上,马斯克还对外宣称除非有重大事情宣布,以后可能都不会来参加财报电话会议。

但和苹果公司一样,特斯拉也存在一些争议性的问题。

其实,所谓智能汽车普及之下,也是对隐私问题的一个拷问,比如各种摄像头、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等,不仅车主的隐私无法得到保证,对行车过程中的记录影像来说,也存在一定的隐私争议。

在4月份的“特斯拉车主车顶维权事件”中,这个问题就被提到了台前。事发后,车主要求特斯拉提供事故前半小时的行车数据,被一度拒绝。而后,又对外公布了事故前一分钟的行车数据,此举遭到了特斯拉车主的公开反对,称这样的行为是侵犯自己的隐私权。

今年亮眼的财报之下,并不能掩盖这些隐性的问题。而马斯克张扬的性格,也不知道会不会为特斯拉的发展埋下翻车的隐患。毕竟,“枪打出头鸟”这句老话在中国流传千年不是没有道理的。